本栏目展示并剖析历史上经典的商标驳回复审案例,精心挑选曾经较为热门的商标复审案件,紧扣驳回复议所面临的理论要点,深入浅出,透彻分析,使大家对商标驳回理由有更好的理解

在线留言留下您所面临的问题,我们将会尽快答复您!

*您的称呼

*手机号码

微信号码

QQ号码

*咨询内容

  • 2012

    开始涉足知识产权

  • 8

    时间的专注与深耕

  • 6565

    企业主的精明之选

  • 3000

    知识产权成功案例

  • 96 %

    以上的客户满意率

“盖璞内衣”商标使用在非内衣商品上会产生不良影响吗?

《中国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注册为商标。但在实际商标审查操作中,“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准并没那么明确,商标局有时候有滥用第八条规定的嫌疑,本文的璞内衣商标驳回复审案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2016年3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就盖璞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行政裁决申诉一案做出(2016)最高法行再7号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商评委、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针对第7550607号“蓋璞内衣”商标注册申请驳回复审案分别作出的裁定和行政判决,判令商评委重新针对该案作出驳回复审决定。

据该判决,在该案中,盖璞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注册商标“蓋璞内衣”,商标局认为该申请商标包含文字“内衣”,但其指定使用范围包括非内衣商品,该申请商标易使消费者产生误认,从而造成不良影响。因此初步审定申请商标在紧身内衣(服装)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但驳回其在服装、衬裤、短裤、运动裤、工装裤等商品上的注册申请。盖璞公司不服,向商评委提出复审申请,但商评委决定支持商标局观点。盖璞公司针对商评委决定提起的诉讼中,商评委观点又得到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支持。盖璞公司向最高院申请再审,指出商评委曾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核准注册了其他“盖璞内衣”以及其他含有“内衣”的商标,依照“审查标准一致性”原则,也应当核准注册“蓋璞内衣”;且申请商标未包含任何对公序良俗产生消极、负面影响的因素和含义,不致触发不良影响条款。   

最高院支持了申请人的观点,认为“商评委将使用申请商标的结果易导致消费者误认误购作为具有不良社会影响的理解,既与不良影响条款的规范对象和立法本义不符,亦不适当地扩大了该条款的适用范围”,同时也强调“相对于损害特定民事主体利益的禁止商标注册的相对理由条款而言,绝对理由条款的个案衡量空间应当受到严格限制,对是否有害于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进行判断的裁量尺度更不应变动不居”。

案件分析: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审查标准》规定,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是指我国人们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规范以及在一定时期内社会上流行的良好风气和习惯;其他不良影响,是指商标的文字、图形或者其他构成要素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具有其他不良影响的判定应考虑社会背景、政治背景、历史背景、文化传统、民族风俗、宗教政策等因素,并应考虑商标的构成及其指定使用的商品和服务。

根据笔者多年的经验,商评委援引不良影响条款可能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应当是2005年颁布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现该标准正在修订中),以下笔者将对这部规范性文件涉及的不良影响条款进行分析。

《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商标含有不具备显著特征的标志的审查”中明确规定“商标由不具备显著特征的标志和其他要素构成,使用在其指定的商品上容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特点产生误认的,即使申请人声明放弃专用权,仍应适用《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八)项的规定予以驳回”,笔者推测“蓋璞内衣”案中商标局依据的就是这一标准。

就该标准而言,正如最高院所说,将使用申请商标的结果易导致消费者误认误购作为具有不良社会影响的理解与其规范对象和立法本义不符。但就现有法律而言,允许这样的商标注册和使用确实有所不妥,确实存在误认误购风险,从公共利益考虑,应当禁止注册和使用。有鉴于此,笔者建议行政管理机关应与司法机关、立法机构共同探讨,从立法上根本解决法律适用存在的瑕疵。